办事指南

关于美籍华人的各种假象[转帖]

点击量:   时间:2019-03-05 07:08:00

繁�w中文 在北京的城市宾馆下面有一个叫den的酒吧,在北京的几年我很喜欢去那里喝酒跳舞,其间我还去过别的许多好地方但是连名字都记不住. 我很会跳舞,特别是喝了酒以后,几个天津女孩一出去玩就喜欢叫上我,我知道原因,有我在可以吸引更多的男士我知道他们从事的职业,有一个还进过劳教所因为,卖淫! 他们第一次带我去了那间酒吧,在那里我发现几个北京电影的工作人员一直跟着我,在社交上我很有风度,所以当我与他们攀谈时,他们开了白色奔驰要接我走,我看了另外两个女孩几眼,她俩立刻过来拉我跳舞去了,原来她俩根本对大陆人北京人不感兴趣,一心要找老外 没多久我又一个人在那个狭小的舞池里游荡,我看到了几个美籍华人坐在地上像瘟神一样与埃及人,阿拉伯人喝着酒,这时一个服务生跟我介绍这是个美籍华人,他的脸在灯光下很恐怖,是猪肝的颜色,我立刻离开了 当时我喝酒的钱很富足,我去吧台要了一杯君度,因为是橙皮做的所以我叫他橙皮酒,服务生知道便要给我拿 这时一个男子长得像张国荣,很斯文的邀请我喝酒,我很高兴,当我扭头时那两个天津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那天我喝醉了,被他带到了一个破旅馆 我没有酒后失身的懊恼,只有第一次品尝到球的滋味的疲倦,那一晚,他一直端盘子端了一夜,或许女人们会说你一定很过瘾,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一点快乐也没有,第二天整个人都虚脱了一站起来就摔倒在地上......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以后吧! 第二天早上我自己掏钱搭车回家以后,我很气恼,心里想着sb玩女人连搭车钱都不给我酸软的躺在床上想的就是这些于是我决定要报复他! 那时候刚好差一个月就过年了,我从乌鲁木齐一个老乡好哪里要了1500块钱,说是要去上海看清人等等,他是个哈尔滨人,当时已经快六十了,说来也有一小段插曲,在乌鲁木齐我被黑社会的sb盯上了,我向他求助,他便把我安放在了他家的旧房子里躲避......我也不知道他叫啥了. 就这样我又从乌鲁木齐跑到了上海,我模仿了那个电影,开往莫斯科的最后一班列车中的女主角 很可惜,我终于知道那个上海男人是个鸭子,而且是个很专业的高级鸭子根本不是去北京搞装潢设计的设计师! 我看清它以后,很快离开了上海回到了父母身边...... 那个人叫沈峰,父母兄弟全在美国,我要继续通牒他们的卖淫团伙!!!!!! 在北京的城市宾馆下面有一个叫den的酒吧,在北京的几年我很喜欢去那里喝酒跳舞,其间我还去过别的许多好地方但是连名字都记不住. 我很会跳舞,特别是喝了酒以后,几个天津女孩一出去玩就喜欢叫上我,我知道原因,有我在可以吸引更多的男士我知道他们从事的职业,有一个还进过劳教所因为,卖淫! 他们第一次带我去了那间酒吧,在那里我发现几个北京电影的工作人员一直跟着我,在社交上我很有风度,所以当我与他们攀谈时,他们开了白色奔驰要接我走,我看了另外两个女孩几眼,她俩立刻过来拉我跳舞去了,原来她俩根本对大陆人北京人不感兴趣,一心要找老外 没多久我又一个人在那个狭小的舞池里游荡,我看到了几个美籍华人坐在地上像瘟神一样与埃及人,阿拉伯人喝着酒,这时一个服务生跟我介绍这是个美籍华人,他的脸在灯光下很恐怖,是猪肝的颜色,我立刻离开了 当时我喝酒的钱很富足,我去吧台要了一杯君度,因为是橙皮做的所以我叫他橙皮酒,服务生知道便要给我拿 这时一个男子长得像张国荣,很斯文的邀请我喝酒,我很高兴,当我扭头时那两个天津的女孩已经不见了..... 那天我喝醉了,被他带到了一个破旅馆 我没有酒后失身的懊恼,只有第一次品尝到球的滋味的疲倦,那一晚,他一直端盘子端了一夜,或许女人们会说你一定很过瘾,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一点快乐也没有,第二天整个人都虚脱了一站起来就摔倒在地上...... 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以后吧! 第二天早上我自己掏钱搭车回家以后,我很气恼,心里想着sb玩女人连搭车钱都不给我酸软的躺在床上想的就是这些于是我决定要报复他! 那时候刚好差一个月就过年了,我从乌鲁木齐一个老乡好哪里要了1500块钱,说是要去上海看清人等等,他是个哈尔滨人,当时已经快六十了,说来也有一小段插曲,在乌鲁木齐我被黑社会的sb盯上了,我向他求助,他便把我安放在了他家的旧房子里躲避......我也不知道他叫啥了. 就这样我又从乌鲁木齐跑到了上海,我模仿了那个电影,开往莫斯科的最后一班列车中的女主角 很可惜,我终于知道那个上海男人是个鸭子,而且是个很专业的高级鸭子根本不是去北京搞装潢设计的设计师! 我看清它以后,很快离开了上海回到了父母身边...... 那个人叫沈峰,父母兄弟全在美国,我要继续通牒他们的卖淫团伙!!!!!! 什么意思呀,姐们    什么意思呀,